十亦朝年怎么还不更新?!

QQ:993484508,希望能扩到更多的小天使!叫我十年就好啦!

头像来自我们家可爱的季北行大宝贝!

因为我圈子很多,也几乎是个杂食,你们遇到雷的cp要自己绕开!【不要ky,我相信大家都是小天使!】我雷的cp也不代表我不会去写,有时候会写的,主卡埃,巍澜延伸!

微博id:十亦朝年

在这里感谢喜欢我作品的小天使们,你们回复我我都超级开心quqqqqqqq!

不要在意我文章为什么是个歪的,排版是什么,可以吃吗?【咸鱼瘫倒】

【all安】关于亲吻这件事情,骑士先生也很苦恼

◎依旧是all安,注意避雷
◎表白完总得kiss了吧,是不是?
◎场合依旧和上次一样
◎准备好了就go吧

————————————————

【雷狮的场合】

   安迷修一天最倒霉的时刻,莫过于遇见眼前的这个男人————雷狮。

   “你看着我的眼神就不能温柔点吗,安迷修?”雷狮咂咂嘴,仔细嗅闻着对方身上散发出的危险味道。

     “可以啊”他将元力武器唤出,祖母绿的瞳孔在阳光下照耀得闪烁:“只要你改邪归正。”

     “嗤,不可能。”雷狮握锤率先出击。

      安迷修措手不及,只好将冷热流横在面前抵挡,狂风卷来的细沙惹得自己不得不眯上眼睛。

      想象中的沉重并未出现,感受到的只有领带被人拉扯的禁锢感,紧接着的,还有嘴唇上传来的轻触。

    “雷狮?!”

    “久违的见面礼,本大爷就勉为其难收下了。”男人挑眉,一脸得意,连语调都微微上扬:“这是你的荣幸,骑士。”

【埃米的场合】

 
     今天安迷修在树下进行午睡。

     “... ...”埃米坐在一旁,与其说是放哨,还不如说是在趁着机会欣赏睡颜。

      “安,安哥?”他像个别扭的小孩,浑身不自在。

        看样子睡得很熟。

       “为什么你偏偏看中的是我老姐呢...”埃米小声嘀咕:“明明都被嫌弃成那样了。”  他丝毫没有发现,一股酸酸的味道已经蔓延开来。

       是因为骑士道吗。

       入夏的中午总是炎热,汗珠顺着额头滑落到脖颈,最后在衣领处晕染融合。

       刹那间,埃米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无比安静,活跃的知了也没了声。

       剩下的,只有自己心脏逐渐加快速度的跳动。

        有东西即将要破壳而出。

       他俯下身,悄悄地,低头在安迷修湿润的额头印下一吻。慌慌忙忙拉开距离,巡查四周,叹口气,拍拍胸。

        粉红沾满了埃米的脸颊与耳朵。

【帕洛斯的场合】

     “过来聊聊天?”帕洛斯笑着指了指身旁的空位。

      “... ... ”安米修犹豫着,小心翼翼走过去坐下,尽管他认为不会有什么好事情发生。

       “我又不是老大,你怎么好像更怕我似的。”男人露出了好笑的表情,话语依旧不失嘲讽。

        “有的时候,会打架的人比会动脑筋的人容易对付。”

        “你这句话要是被老大知道了,那肯定又是一场好戏”。

        “怎么,你打算告诉他不成?”真是看戏不怕台高啊,安迷修忍不住抽搐嘴角。

        “啊,是老大!”帕洛斯指向右边。

        “说来就来吗?”安迷修警惕地看过去,双手早已做好了聚拢碎码的准备,随时可以反击。
   
         “骗你的。”帕洛斯趁机凑近,亲吻了对方柔软的脸颊。

          “你...!”

         “啊啊,我可是骗徒哦,骗徒。”男人眼神有些轻蔑:“别随便相信我的言语,你说过的。”

         竟又被他摆了一道。

【佩利的场合】

   “再次见面了,骑士道!”佩利按耐不住的喜悦,惹得安迷修一个寒颤。

        话说他还真的像狗狗一样。

       “你不记得我上次给你讲了些什么吗?”

       上次...?

      “下次见面...”安迷修陷入沉思,他总觉得这句话在哪里听过。

     等等,我想起来了。
  
     “哼,下次见面,你就是我的猎物了!”佩利了当的重复。

     “果然还是要打架吗。”安迷修真是觉得自己头大,的确,面对佩利,用语言是行不通的,还是要靠武力解决。

      “正合我意,今天我就证明给你看看,什么叫做猎物。”狠话已出,接下来必将是场恶战 。

       可他为什么不进攻。

       安迷修下意识的以为这是计谋,可是他瞬间又否定掉了————因为对方,是佩利啊,而且这根本不符合他的战斗风格啊?!

      太奇怪了。

     “别动!”佩利忽然一个箭步上前握住安迷修的肩膀,力气大的足够让安迷修倒抽凉气。

      他的直觉告诉自己:对方大概不是怀有坏的目的而来。

      但也不能放松警惕。

     于是两人就你盯着我,我盯着你,直到佩利亲吻了安迷修的鼻尖才算结束。

     见鬼,他还咬了一口。

    “嗯,很显眼。”佩利恶作剧似的舔舔唇瓣:“这是给你的记号,独一无二的!”

      你有毒啊你,谁想要这个啊!?

【卡米尔的场合】

      “诶,这个可以送给我吗?”安迷修抱着满怀的糖果,明明赠礼的人是卡米尔,自己居然还产生出了丝丝感谢之情。

        我难道不该先怀疑有没有诈吗。

        可他好像是一个人啊。

     “嗯。”男孩点了头,并不打算继续多说什么。

      “谢谢!”即使对方是恶党,可这道谢还是必须要说的。

     “没什么。”卡米尔仍是那副无所谓的表情。

       不过这送的糖果还真是够多的啊,吃不完会浪费的吧,这有违背骑士道啊!

    “啊啊,它掉了!”安迷修调整了姿势,缓缓蹲下,打算捡起地上的糖果。

     忽然眼前一黑,光线被物体所遮挡,他习惯性偏过头,却感觉脖颈处传来冰凉的触感。

     难道是...?!

    安迷修的糖果撒了一地。

   “卡米尔...?”他小心翼翼地叫唤着,希望这只是对方的失误。

    当然,这不可能是计划好的。

    碰巧自己给了卡米尔一个机会而已。

   “你很喜欢吃糖吗?”他询问。

    “不...不是特别喜欢。”安迷修觉得自己心脏都蹿到嗓子眼儿上了,背后满是冷汗。

    “但你是甜的。”抬头,男孩湖水般的瞳孔紧盯,像是要把安迷修给吸进去,然后沉溺。

    “... ...”安迷修顿时语塞,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简直糟糕透了。

      他心想。

                                                                 【END】
————————————————————

这里依旧是咸鱼手癌的十年ouo,ooc有,话说我居然不知道最后两个人的场合该写点什么才好了【抱头下蹲】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来扩列吗,想扩到更多小天使quqqq企鹅在资料上面!(●'◡'●)ノ❤

评论(35)
热度(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