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亦朝年怎么还不更新?!

QQ:993484508,希望能扩到更多的小天使!叫我十年就好啦!

头像来自我们家可爱的季北行大宝贝!

因为我圈子很多,也几乎是个杂食,你们遇到雷的cp要自己绕开!【不要ky,我相信大家都是小天使!】我雷的cp也不代表我不会去写,有时候会写的,主卡埃,巍澜延伸!

微博id:十亦朝年

在这里感谢喜欢我作品的小天使们,你们回复我我都超级开心quqqqqqqq!

不要在意我文章为什么是个歪的,排版是什么,可以吃吗?【咸鱼瘫倒】

【卡埃】FEINT

朋友们,我要把她吹上天!
【托马斯回旋式打call】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超级感谢!

齐鹰【泥塘挣扎中】:

。ooc预警
。赛车手paro
。小学僧文笔
。标题瞎取的
。糖


0。      
        卡米尔刚完成训练从赛车上来下时就注意到了那个围场内小男孩一直在看着他。
训练场的人可不多,坐在门卫亭里的大爷,在维修区唠嗑的雷狮佩利和帕洛斯,他。
        大概又是心血来潮想要耍酷的小孩子吧。卡米尔这么想。这样的孩子他可见过不少,大多都是三分钟热度。这么热的天气,在耗一会他差不多就应该走了。
        看着脱头盔的卡米尔,雷狮随口问道:“这么热的天你还带着全盔呢?”
“嗯,这样比较安全大哥,您最好也带着。”卡米尔抬手接住了佩利丢来的矿泉水。
        大概在维修区耗了近三十多分钟,卡米尔看了看围场。竟然还在啊。
“不聊了不聊了,回去吹空调吧,这里热死了。”
“好。”看来是躲不过了。
        果然,经过围场的时候,那个小男孩走了过来,卡米尔看清楚了埃米那张脸——上面写满了亚洲人的特征,在美国看到这样的面孔同样是亚洲人的他不禁觉得有些亲切。
“抱歉打扰了,请问一下,您是卡米尔...先生么。”
“诶呦居然是来找卡米尔的,你想干嘛呀小耗子?”佩利抢在卡米尔前面说了话,还恶劣的挥了挥拳头。
“佩利,别闹了。”卡米尔看着有点被吓到的埃米及时的制止了佩利这低俗的恐吓,他很清楚的听到佩利“切”了一声。“是的,请问有什么事么。”同时他的心里有点惊讶这个小男孩居然认识他。
埃米有些害怕看了佩利一眼确定他不会再有什么出格的动作了才开口“您好!我叫埃米,是这样的,我希望您能够教我FEINT!(钟摆漂移,难度系数是六种漂移中的第二。)”
卡米尔意识到了埃米可能是个内行,但他不确定这孩子是不是仅仅懂这么一个出现频率极高的术语而已,他还是决定套一下埃米“关于FEINT我觉得帕洛斯要比我更为擅长,你为什么不去请教他。”
“嘿,卡米尔,我的出场费可是很贵的,这小家伙可能请不起。”帕洛斯开了个并不好笑的玩笑。
埃米显然没听出来这是个玩笑“不是因为这个,是因为我和您一样都是10°(座椅倾斜度数,分四种10°20°30°40°),而帕洛斯先生是20°我认为您来教我的话可能更加有效。”
果然是个内行。“嗯,那么你什么时候有空想学就来这找我吧,我每天都来这里练习的。”卡米尔对内行一向很有耐心。


1。
        这是埃米第一次来这么高端的地方,至少在赛车这方面来说,他是第一次。
        他家境不错,所以他父母可以在他过生日的时候送他一辆在职业赛车手中都有的一看的车,在他的改装下,虽说比不上卡米尔这些顶尖的赛车手这么专业的赛车,也算是能拿的上赛场的了。
但是改装车件的地方多,专门做赛车手装备的地方却是少,埃米那一套拿出来在业余圈子中可以被抱大腿的装备,卡米尔一看就给他否决了。
        其实卡米尔原话还是很委婉的“你这套装备还可以,但是如果练这么专业的话我觉得可能有点勉强,你最近先把BRAKING(刹车漂移,难度系数次于FEINT)练熟了吧,我觉得还有相当一部分的操作不到位。等周六我带你去换完装备我们再来学FEINT。”
        于是埃米就被就被卡米尔拉来这个地方了,讲道理这个定制装备的过程真的十分煎熬,埃米在这个留着络腮胡的的大叔手中根本不敢有多余的动弹。
“抬头。”埃米僵硬的把头往上抬了一点。“再抬一点。”埃米又僵硬的抬了一些。“抬过了低一点。”埃米心说我用显微镜的时候细准焦螺旋都没挑过这么精细。
        卡米尔也是过来人,他看着埃米的近乎绝望的表情努力憋着笑出口安慰了一下“头盔和护脖测完之后就和测衣服尺码一样简单了。”
         但是谁会感受到埃米测赛车服尺寸的时候那个大叔看着记下来的尺码说了一句“这是男孩子的骨架么,真小”的时候的心情么。这句话导致埃米的心情直到会训练场地的路上都很颓废,卡米尔觉得埃米身边的怨念都快实体化了,真的。
“...没事的你还小以后肯定会长的。”
“嗯...”
“你才十三岁,男孩子发育一般都比较晚,你看我不是也没长什么个头么。”
“那你也被说过骨架小么。”
“......嗯。”其实没有。卡米尔只是想安慰安慰埃米,说了谎的卡米尔压了压帽子。
“那就是说我也能长得和男孩子一样咯!”
“是的。”其实,身高发育和骨架大小是一点关系也没有的。卡米尔又说了谎。


2。
        其实装备到了埃米也没能练习FEINT。因为卡米尔觉得他BRAKING的基础不太好,所以整整一个月,卡米尔都在让埃米都在练习BRAKING,各种练,练到埃米的心态都快崩了。
“刹车踩早了。”
“过弯道时转向没跟上,不然还能更快。”
......
“好累啊,为什么赛车会这么耗体力啊,你们平时比赛完了也会出这么多汗么。”埃米靠在围栏上问卡米尔。
“耗体力是因为你的注意力要十分集中且肌肉都处于紧张的待命状态,开久了就不会了。”
“哈——”埃米打了个哈欠。“好吧,那看来我还是得多练习啊。”
        卡米尔看着埃米现在的状态很清楚他已经有点失去耐心了“嗯,我觉得你今天如果掌握的快的话,我们明天就可以开始练习FEINT了”
“真的吗?那我现在就去练习了!”埃米听了卡米尔的话有了点干劲,小跑向他的赛车。
卡米尔看着他背影突然想来了那个测埃米尺寸大叔的话。
看起来,真的好小一只啊。
        就在卡米尔刚准备收回目光做自己的事的时候埃米转了个身又小跑回来。
“对了卡米尔,我突然想起来了,就是你觉得今年的全国少年拉力赛我能参加么?”
“当然可以啊。”卡米尔心说那帮小孩子能做个正经的漂移都超神了你这水平起码能拿个前三。“你之前没参加过么?”
“嗯,之前一直因为年龄不够的缘故。对了,如果我去参赛的话保守估计大概能拿到什么名次。”
“不出意外的话,前五。”卡米尔还是报了个最保守的数字。
“那太好了!我要去认真练习了!”


3。
        比赛如期而至。
可以说是十分顺利的埃米得了第二。
        第一是个叫嘉德罗斯的九岁小孩,是主办方破例允许参加的,已经和职业战队签约了。
        八强决赛时卡米尔以教练的身份坐在围场内,身边其他的教练,监护人都拼了命的在那大喊大叫,仿佛那样就可以让他们的孩子或是学生更加优秀了。卡米尔很冷静的坐在板凳上注意着埃米的车辆。
他不需要激动,他相信埃米能做到。
埃米这么久多少有点学习卡米尔的风格,他不像其他人那样,在直线车道上追求超越,而是通过弯道来发挥优势。
        比赛结束。
卡米尔看着埃米下了车。看到埃米摘下头盔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围场寻找他。卡米尔挥了挥手,埃米便注意到了他。
“表现的很好啊。”卡米尔夸奖到。
埃米对于自己只拿了第二还是有点遗憾的“嗯,谢谢。”
“第一是个天才,我都比不过他,不用觉得遗憾。”卡米尔可比在场的任何人都清楚能让这样正规的比赛破格的人到底得有多大的实力。
“真的嘛。”
“真的,你现在好好休息会,再过十二分钟就要去领奖了。”
“好。”
        毕竟还是个小孩子啊。
领奖台上的埃米在那么多人面前笑的十分腼腆,他为了避开这些目光干脆看向了台下的卡米尔,他发现卡米尔也一直看着他,于是用口型说了句“谢谢。”
卡米尔则回给他一个笑容。
“我们交往吧。”
埃米明显楞了一下,在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后他重重的点了头。
不言而明。







。大概会有雷安篇的。
。我也不知道为啥艾比没来看埃米比赛。
。我一个外行人写的快死了。写完赶紧去打几个小时游戏。
。大概就雷狮中美混血开30°的,卡米尔和埃米是纯正的中国人开10°,佩利典型老美40°,帕洛斯是希腊人20°。【将来的守望趴血统也是这样只是不开车而已。】
。有bug的话我hin抱歉,我是个外行真的一点也不懂。
。是写给十年那个噶肚子玩意der!  @十亦朝年(来扩列吧!)

评论(5)
热度(87)